《人類簡史》作者最新演講:巨變將至!未來人類不分階層,只分物種

-回復 -瀏覽
樓主 2019-07-02 13:58:15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編 者 按?

“生命過去一直局限在有機物的范圍內,而科學使其打破了界限,進入到無機的領域。物競天擇推動了生命的有機進化,40億年后我們將進入無機生命的紀元,而這個紀元是由智能設計所塑造的。”

近日,《人類簡史》作者尤瓦爾·赫拉利教授在瑞士達沃斯舉行的第48界世界經濟論壇上發表了主題為“Will the Future Be Human?”的演講,本文根據演講實錄整理。

作者:尤瓦爾·赫拉利


今天我想聊聊我們這個物種的未來,以及生命的未來。

?

我們應該是最后一代智人。再過一兩百年,世界將被完全不同的實體統治。它們和我們的差距,也許比我們和黑猩猩的差距還要大。

?

之所以這樣說的原因是,未來幾代人會學著改造人體、大腦、思維。這是21世紀經濟運作的結果。


21世紀經濟的產物不是工廠、車輛、武器,而是人體、大腦、思維。

?

這個星球未來的主人會是什么樣呢?這完全取決于今后擁有數據的人。


控制數據的人,不僅控制了未來,也控制了生命的未來。因為數據會是未來世界上最寶貴的資產。

?

在古代,土地是最貴重的資產。因為太多的土地集中在太少數人手中,所以人被分化為平民和貴族。在前幾個世紀,機器取代了土地變成了最貴重的資產。太多機器又被集中在太少數人手里,人類又被分化為階級,于是有了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

?

現在數據取代了機器,成為了最貴重的資產。如果太多數據又開始向少數人手中集中,人不會再分化為階級,而是被分化為不同的物種。

?

為什么數據會如此重要?


因為我們即將發展到這樣一個階段:不僅可以Hack電腦,也可以Hack進活生生的人,以及其他生物。很多人今天在討論Hack電腦、手機、郵件賬戶、銀行賬戶,但實際上我們正在獲得Hack人的能力。(編者注:Hack在信息安全上指電子數據被黑客、惡意軟件或間諜軟件等外部元素入侵。)

?

想要Hack人需要兩個東西:一是大量的計算能力,二是大量的數據,特別是生理相關的數據。


不是關于你買了什么、去哪兒了的數據,而是關于你的體內、大腦內發生了什么的數據。

?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誰擁有足夠的算力和足夠的數據來Hack人。即便是蘇聯的克格勃、西班牙的宗教法庭,跟隨你到天涯海角,一天24小時觀察你的行為、記錄你的言論,他們也沒有足夠的算力,足夠的生物學知識,來理解你這個人生理和心理上的變化,也就沒法搞明白你感受到什么、思考到什么,以及想要做什么。

?

但情況正在發生變化。


因為現在有兩種進化在同時進行:一方面,機器學習與人工智的發展,可以賦予我們足夠的計算能力。同時,生物學的進步,尤其是腦科學的進步,又提供給了我們足夠的生物學數據。

?

達爾文之后100多年的生物學研究其實可以總結為三個詞:生物即算法。這是現代生命科學中很重要的一個思想。不管是病毒、香蕉,還是人類,生物其實都是有機化的算法,而我們正在學習如何解析這些算法。

?

當信息科技與生物科技一起進化,你就得到了Hack人體的能力。這種趨勢最重要的產物或許就是生物傳感器,能夠把大腦和身體發出的信號轉化為電腦可以存儲分析的電訊號。


當這樣的生理數據足夠多,算力足夠大,就可以創造出比人本身更了解自己的算法。


說實話,我們人類對自己的了解真是相當有限。所以說算法在了解人上非常有勝算。

?

舉個例子,我到21歲才發覺自己是個同性戀,之前曾否認了好幾年。和我一樣的人還有很多,一旦涉及到自身,他們就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

?

想象一下,在10到20年里,算法可以清楚地告訴任何青少年,他或她的性取向到底是什么。算法可以追蹤你眼球的移動、你的血壓、你大腦的活動,然后告訴你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

?

或許你個人不喜歡這樣。但是想象一下,如果你去了某個無聊的生日聚會,有人突發奇想,說我找到一個很酷的算法可以測算你的性取向。


等所有人都跑過去測試自己,都在評論的時候,你該怎么辦呢?走開還是躲起來?即便你躲開同學,不正視自己,你也躲不開亞馬遜、阿里巴巴,也躲不開秘密警察。


算法會觀察你上網看的視頻、新聞。它們會告訴可口可樂,“如果要把飲料賣給這個人,不要給他看裸女廣告,要換裸男。”你根本不會知道這一切,但他們會知道,而且這些信息可以價值連城。


人類是否會陷入數字獨裁


一旦有了可以比自己更了解自己的算法,這些算法就可以知道我們的欲望,操縱我們的情緒,甚至替我們做決定。


不小心的話,人類很可能就會迎來數字獨裁。



在20世紀,一般來說民主制度的運作效果要好于獨裁制度,因為民主能更好地處理數據、更好地決策。


我們習慣于從道德、政治層面去考量民主與獨裁,但實際上這只是處理數據的兩種方法。民主制度用分布式的方式來處理數據,它會在大量個人與機構中分配信息與決策權力;而獨裁制度是將所有信息與權力中心化。

?

考慮到20世紀的科技發展程度,分布式的數據處理方式要好于中心化的數據處理方式,這也是為什么說民主優于獨裁的主要原因,為什么美國可以在經濟上打敗蘇聯。但這一切,都建立在20世紀特有的科技條件上。

?

到了21世紀,科學的新發展,尤其是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或許會把這種趨勢倒轉過來。中心化的信息處理方式或許更具效率。


如果民主不能適應,那么人類就有可能生活在數字獨裁的制度中。

?

成熟的監視技術,并不只會出現在威權主義的政府中,也會出現在民主政府中。美國就在打造遍及全球的監視網;我自己的國家,以色列,也想建立覆蓋整個西岸的監控系統。


生命也會被改造


比起建立數字獨裁制度,控制數據還可以讓人們做出更激進的舉動。Hack了有機生物,精英們或許有機會重新改造未來的生命形態。


因為一般來說,能Hack就意味著能改造。如果真能做到這一點,那么這就不只是人類社會有史以來最大的革命,而是生命誕生40億年以來最大的革命。

?

在40多億年里,沒有什么重大的事件發生能跳出生命的博弈法則。


恐龍、變形蟲、西紅柿、人,所有生物都是自然選擇的結果,所有生物都聽從生物化學的法則。


但這一切即將發生變化。自然選擇驅動的進化,將被智能設計的進化所取代。


這里的智能,并不是“站在云端的上帝”創造出來的,而是我們人類設計的,是微軟云、IBM云設計的。


進化的驅動力就此改變了。

?

生命過去一直局限在有機物的范圍內,而科學使其打破了界限,進入到無機的領域。


物競天擇推動了生命的有機進化,40億年后我們將進入無機生命的紀元,而這個紀元是由智能設計所塑造的。

??

數據監管


所以說數據的所有權是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如果我們不監管這個領域,那么一小撮精英不僅會控制未來的社會,還會塑造未來的生命形態。

?

那么數據所有權要如何監管呢?說到監管土地的所有權,我們人類有一萬年的經驗;監管工業機械的所有權,我們有好幾個世紀的經驗。但對數據歸屬權的監管,我們沒有什么經驗。


因為這本身就有很大難度:和土地、機械不同,數據沒有實體但又無處不在,移動起來是光速,而且想復制多少份就可以復制多少份。



我自己身體、大腦、DNA的數據屬于我自己嗎?還是屬于某些公司?還是政府?還是全部人類呢?

?

目前,大公司掌握很多數據,人們很擔心。但是政府強制性地將數據國有化,只會導致數字獨裁的出現。


很多政客喜歡音樂,他們彈奏音樂的樂器,實際上是人的情緒,一種生理機制。政客發表演講,向國家播撒恐懼;在Twitter上發帖,表達惱怒與仇恨。我認為不該把這些高級的樂器交到這些人手中,世間萬物的未來也不能托付給這些人。尤其是很多政客沒有能力描繪遠景,只是向公眾兜售有關過去的虛假幻想。

?

作為歷史學家,談到過去我可以告訴你兩件事:一是過去并不好玩,你不會想回到過去;二是也不可能回到過去。


所以那種虛假的幻想并不是解決方案。那么數據該歸誰所有呢?我不知道,我覺得這個討論只是剛剛開始。談到數據監管,大多數人只是想到隱私、購物、公司、自己去了哪兒,但這些真的只是冰山一角。還有更重要的事情沒涉及到。

?

有關如何監管數據所有權的討論才剛剛開始,我們不能期盼馬上就有答案。


我們最好呼吁科學家、哲學家、律師,甚至詩人,都來重視這個問題。不光是人類,所有生命的未來都取決于我們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來源:正和島(ID:zhenghedao)

編譯:亞比

編輯:Jennie



?

關 于 全 球 創 新 論 壇

INNOVATION DRIVES THE FUTURE


「全球創新論壇」由北大后E促進會發起與傾力打造,中國科學技術協會、中關村科技園區管委會協辦,匯聚海內外最具影響力的科學家、企業家、投資家和創客,傾力打造全球創新思想的發源地、創新產業的聚集地、創新投資的新高地。

我要推薦
轉發到
招财蟾蜍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