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改委:特色小鎮 不在于“打造”在于“培育”

-回復 -瀏覽
樓主 2019-09-26 20:44:51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安得家園

什么地方的小城鎮發展得起來呢?我認為是大城市周邊的,大都市圈范圍內的較發達地區。成本更低,但又必須靠近大城市,因為能獲得更充分的信息。  在新型城鎮化發展過程中,特色小鎮無疑是近一年來被多次提及的“明星”。  今年兩會上,“特色小城鎮”首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而去年7月,住建部、國家發改委、財政部聯合發布《關于開展特色小鎮培育工作的通知》,其中提到,2020年前,將培育1000個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特色小鎮。  可以預見的是,未來一段時間,各地的特色小鎮建設熱潮仍將持續。  針對特色小鎮的一些熱點問題,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了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副主任沈遲。他認為,在新型城鎮化的框架之下,特色小鎮與城市群的發展有相通之處,背后的一個邏輯仍然是充足的就業吸引人口。從資源稟賦的角度來看,往往是大都市周邊地區,更大可能發展特色小鎮。  同時,沈遲提出,要特別警惕特色小鎮“房地產化”。  大城市周邊更容易培育特色小鎮  《21世紀》:在整個新型城鎮化發展的過程中,如何看待當前的特色小鎮熱潮?  沈遲:“小鎮”并不是突然冒出來的,是中國在快速城鎮化發展過程中間的一個環節。  中國曾經經歷了鄉鎮企業十分發達的階段,幾乎占到了工業總產值的近半壁江山,當時主要是粗放的加工工業,很容易形成“一村一品”的特色。  隨著工業化的推進以及更大力度的對外開放,外資進入,經濟發展更偏向重化工業、房地產的時候,就形成了產業集群化,鄉鎮企業式微;再往后,物質生產接近飽和的時候,轉向服務業、創新,這些更需要集中在大城市。  很多時候我們講資源環境承載力,其實更重要的是就業崗位承載力,這是吸引人口的決定性因素。所以可以看到的是,到現在,人口越來越集中于大城市,這是不以誰的意志力為轉移的趨勢。  當然這并不意味著小城鎮發展不起來,什么地方的小城鎮發展得起來呢?我認為是大城市周邊的,大都市圈范圍內的較發達地區。成本更低,但又必須靠近大城市,因為能獲得更充分的信息。如果是窮鄉僻壤,誰會去搞創新?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北京的宋莊畫家村,那里房租便宜,但又靠著北京,畫家抱團在這里創作,就形成了著名的藝術群落。  《21世紀》:如此看來,特色小鎮與城市群的發展規律有相通之處?  沈遲:是有關系的。不管是城市群里的小城鎮也好,還是特色小鎮也好,一定是活力大的地方。總體而言,位處城市群當中的,比較容易有特色與活力。  有資源配置決策權的政府一般都在城市里,而不是在小鎮,在沒有形成特色鎮之前,它們是很難有機會得到良好的資源,導致在市場競爭中存在先天不足。  另一方面,經濟管理又跟行政管理一樣,是講級別的。比如大企業到一個小鎮去,需要貸款,不同級別的地區,銀行的級別有差異,級別低了,給不到企業那么高的額度。所以,很多現實的問題會決定市場的選擇。  浙江民營經濟比較發達,民營企業往往有“扎堆”的集群化現象,資源配置很講究效率,整體發展水平、公共服務更加均衡化、網絡化,所以它的特色小鎮不是行政區劃的建制鎮。從全國來看,這種方式并不適合普遍推廣。  《21世紀》:這是不是意味著一些地方其實并不具備復制浙江模式的條件?  沈遲:的確是這樣。我覺得國家的預估還是比較準確的,到2020年培育1000個左右,這其中可能有半數都集中在江浙、廣東等地區。  但這并不是說其他地方就完全沒有機會。非發達地區是指它的整體不發達,但也會有相對發達、活躍的鎮區。特色小鎮強調的是有產業基礎,如果某個地方具備了這樣的條件,有企業愿意去,就應該得到支持。  上級政府不要一味地對這樣的地方“抽血”,而是預留好資源,并且做好服務,給一些行政或是管理權的下放,讓它們能夠更加自主地參與到市場經營中。我們很多地方尤其是鎮這一級,基礎設施還有很多欠賬,政府應該在這些方面加大投入,才能更好地把小微企業、民營企業的積極性調動起來。  遵循市場化路徑  《21世紀》:據你的觀察,從當前各地的特色小鎮建設情況來看,出現了一些什么樣的誤區?  沈遲:有少數地方政府,動輒提出花多少億,打造多少特色小鎮。并不是要絕對地反對“打造”,但更要注重“營造”和“培育”。浙江這一輪的特色小鎮,基本上需要六七年時間的培育才可能形成比較鮮明的特色。  特色鎮是企業家在一個地方聚集逐漸形成的,不是說自上而下地出一個規劃,政府給多少錢,為了特色而特色,那樣是做不好的。關鍵是要有耐心,不要動輒三年大變樣,特色小鎮不能成為政績工程。  在這個過程中,政府一定是需要有作為的,主要是引導和制訂相配合的政策,投資的事交給市場。政府要做的事是“順勢而為”,尊重規律,而不是“拔苗助長”。  另外,特色小鎮不是“扶貧工程”,不是說哪個鎮窮了,政府給一筆錢,把企業呵護起來,給予寬松的管理。比如說給企業降低環保成本,如果換了新的領導,或是政策收緊,可能導致企業生存不下去。關鍵還是要有真正的產業基礎,讓市場去選擇。  《21世紀》:目前,各地提出的特色小鎮建設目標相加遠不止1000個,怎樣去防范一些盲目的發展行為?  沈遲:目前在一些制度設計方面,還不夠周全。如果說有的小鎮在政策的支持下,接受一定的補貼,能夠發展得好,當然應該鼓勵。但更重要的是建立起一套事后的考核機制,比如得到特色鎮的掛牌,幾年后稅收要達到多少。  如果拿了補貼,最后什么成果都沒有,對不起,我就要追究你的責任。這樣一來,決策者也會考量和評估,是不是真的有底氣和信心,而不是盲目地去做。  《21世紀》:目前有一些房地產商積極提出參與到特色小鎮的建設中,很多人擔心這會變成新一輪的圈地,你怎么看待這樣一種現象?  沈遲:房地產商就不主張他們參與進來了。特色小鎮首先強調的是產業基礎,它是一個產城融合的概念,而不是房地產項目。  當然房地產商作為社會資本,并不能反對他們進入,但要轉換一種身份,做實業、產業可以,要特別警惕特色小鎮“房地產化”,最后變成助推房價。

我要推薦
轉發到
招财蟾蜍怎么玩 安徽11选5推荐号码查询 京东方股票股吧 白城人的麻将游戏 六合秒秒开奖结果 黑龙江p62开奖消息 快播看日本女优电影 股票实时行情软件 澳洲幸运8历史开奖查询 熊猫四川麻将辅助 陕西快乐10分遗漏 中赚网VIP项目 捉鸡麻将下载 十分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北京11选5走势一 宝博游戏官网下载 加拿大28怎么玩不会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