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報:“買得起房”不是衡量知識價值的標準

-回復 -瀏覽
樓主 2019-07-04 03:29:15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新安養生谷

(原標題:“買得起房”不是衡量知識價值的標準)

賈柏,26歲,北京211/985名校在讀博士。

談及“認房又認貸”的“3·17新政”,賈柏笑稱對自己沒啥影響,“就是舊政策的30%首付,以我目前的能力也買不起。二套房又從何談起呢?”雖是一句玩笑話,卻能反映出這個城市許多年輕人的真實想法。

“其實這個政策出來之后,我反而松了一口氣,我之前其實很糾結的,我到底是要在這個城市繼續攢錢買房,還是回濟南找一份清閑一點兒的工作,過過小日子。我覺得我現在想清楚了。”在北京工作兩年的女生小葉說。小葉本科念的是山東省的一所二本院校,后來,她考取了北京的研究生。她本想大學畢業留在濟南工作,但父母堅持認為,研究生學歷對將來的就業和生活都有幫助。小葉想著自己年紀還小,也不妨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令小葉沒想到的是,之后她所有的選擇都被“綁架”了。2015年研究生畢業找工作時,小葉本來看中了一家小型初創公司,公司團隊成員都是90后,實習了一段時間,小葉覺得自己很喜歡這種大家一起貢獻創意、其樂融融的工作環境。但這一想法遭到父母的強烈反對。“父母覺得都讀到研究生了,最好還是能夠爭取一下北京戶口。這樣無論將來發展一段時間想留在北京,還是回濟南,都‘進可攻退可守’。”雖然初入社會,小葉尚不知道“北京戶口”意味著什么,但她還是聽從父母的要求,選擇了一家有進京指標的企業,做行政工作。

“有了戶口就可以買房了,將來孩子也可以在北京上學,”小葉笑了起來,這個粗線條的姑娘對于“北京戶口”的認知只有這兩條。

雖然工作近兩年,但小葉并沒有多少積蓄,“如果真的買房,可能就要靠家里。算了一下,首付最多能湊到六七十萬元,這個首付,只能在昌平、通州地界買到小戶型。”

這并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問題是,小葉并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要留在北京。“簡單來說,這個問題就是‘到底是要選擇大城市的一張床,還是小城市的一間房’。在可預見的日子里,我可能會因為北京的生活成本過得很辛苦,但是回濟南就不一樣了,我有家人,有朋友,生活會舒服很多。”

其實,這個問題已經困擾小葉兩年了,她本來就傾向于“小城市的房”,只是父母的要求,加上北京的發展機會確實多。不過,現在她想明白了。她想回家,立刻、馬上。

“我覺得其實(政策)挺好的,”小葉說,“這可以幫助許多年輕人迅速做出判斷和選擇。這兩年不論是進京指標還是住房,政策都是收緊的。年輕人面臨的選擇會更急迫,它需要你對于未來做一個更加清楚的預測和判斷。”

“我不等了,我要回家嫁人了。”電話那頭的小葉大笑起來。

這幾天,賈柏持續在網上看到一些關于“年輕人在北京買房”的悲觀論調,不過他并不認同。相反,他覺得對于像他一樣,有計劃將來在北京購房的年輕人而言,“3·17新政”是一個利好消息。

今年26歲的賈柏,不僅學業優秀,在許多事情上,他似乎都走在了同齡人的前列。早在本科三年級時,賈柏就通過學校的集體戶口參與了機動車搖號,畢業時,他已經擁有了在北京購車的資格。在買房這件事情上,賈柏也行動很快。去年11月,賈柏專門抽出一個周末回老家西安看房。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西安娃,賈柏對這座城市比較熟悉,最后他選擇的一個樓盤價格在全市屬于中等偏上水平,出門不遠就是地鐵以及城市主干道、快速路。

“我看了一個兩居室,付了30%首付,貸款20年。首付是家里出的,剩余的房貸,我打算自己掙錢還。”賈柏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之所以首套房選擇在西安,是因為買不起一線城市的房,而且學校的集體戶口不符合購買70年產權住宅的要求。

“讀到博士,依然買不起房?”面對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的提問,賈柏說:“我覺得不能這么看,如果過高、甚至非理性的房價讓部分人開始質疑學歷的意義,并且成為普遍現象是極其有害的。”

博士學位是學歷體系的頂端,但賈柏認為,“所謂‘知識鏈頂端’的人,也無非是社會分工的一種,知識與財富沒有必然聯系。我們對于知識的尊重程度不應由買不買得起房子來決定,也從不應該對知識的意義產生質疑。”

“3·17新政”讓賈柏看到了年輕人在北京購房的可能。“從這一政策,可以看到政府對于房市的調控力度,對于炒房團肯定是一種打擊,惡意哄抬房價,或者是出于投資目的反復購房賣房的人,都會受到遏制。可能二套房首付提高短期來看是不利于購房者的,但長期來看還是利好的,我覺得政策是在向真正有剛需的人傾斜,對年輕人來說是有利的。”

“我一直都覺得,房子買來就是用來住人的。”這一句話,賈柏說得特別用力。不僅是賈柏,在這座城市里,二十多歲的千千萬萬個賈柏或許都是這樣想的,房子買來就是為了住,有了房子就有了家,而這些跟投資都沒有關系。

(應采訪對象要求,賈柏、小葉為化名)

(責任編輯:候迅)
我要推薦
轉發到
招财蟾蜍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