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生物醫藥產業發展亟需創新突破 兩大短板待補

-回復 -瀏覽
樓主 2019-07-03 00:01:30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自主創新為生物制藥發展關鍵

據預測,2022年全球生物藥市場將達3260億美元,迅疾發展的生物藥無疑將成為極具前景和投資價值的科技領域。在資本市場,1995年至2017年,NBI(納斯達克生物技術指數)的漲幅為1875.8%,遠超過同期標準普爾500指數的漲幅(426.2%)。在過去22年中的13年里,NBI(納斯達克生物技術指數)漲幅超過標準普爾500指數。近十年,生物技術股表現明顯超出標準普爾500,其原因主要在于人類基因組計劃(HGP)開啟了資本市場對生物技術股的第二次熱情追捧。

有關專家表示,目前國內中小板和創業板對于生物醫藥企業的融資支持局限在產品開發進入成熟階段,已經獲得一定盈利的企業,這顯然無法充分發揮資本市場支持新興產業的能力。境內優秀的生物醫藥公司大量流失海外,在我國香港地區、美國、新加坡、英國等境外交易所上市并以股權融資的境內生物醫藥公司市值已達2500億美元。

一個讓國內生物制藥企業振奮的消息來臨:2月23日,港交所發布了鼓勵新興和創新產業公司在聯交所上市的市場咨詢文件。

中金研究所分析認為,此次港交所要對上市規則做出重大修訂,與過去幾年全球特別是中國經濟轉型過程中新興產業不斷壯大、并崛起一大批“新經濟”公司有直接關系。這從新興產業在經濟中與日俱增的地位、“新經濟”板塊盈利和表現的大幅領先優勢中都可以得到充分體現。

生物醫藥股權投資機構人士則表示,仍然對香港一年可以消化多少家尚未盈利的生物技術企業進行IPO表示疑問。去年美國有超過30家生物技術企業完成IPO,處于40年來較高水平。

中金公司有關行業分析師認為,目前大多數的國內生物技術企業盈利狀況并不理想,對于尚未盈利生物技術企業,對產品預期現金流進行折現是較為合理的估值方式。進一步來說,就是對產品進行專業研究,判斷其未來收入峰值、預期現金流趨勢,并需要綜合考慮產品科學性及市場前景進行預測,因此對投資者專業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這種估值方式已經被歐美成熟資本市場及眾多大藥企進行授權引進項目評估時所使用。

業內人士表示,受限于退出渠道及境外投資審批,許多初創型生物技術企業為了能夠較快的IPO,紛紛選擇搭建海外紅籌架構,引進美元基金,以期在納斯達克上市,因此人民幣基金面臨著“投不進,退不出”的尷尬境地。那么隨著香港市場允許尚未盈利生物技術企業上市,并且以境內架構在香港IPO的企業中方投資者也可以在港交所退出,是否會有利于人民幣基金的募集,或許是投資者下一步需要斟酌的問題。

權威報告數據顯示,生物醫藥產業呈現集聚發展態勢是全球趨勢,其中美國、歐洲、日本等發達國家和地區占據主導地位,這些發達國家地區持有94%以上的專利,尤其是美國占有世界近六成生物藥專利。然而,包括我國在內的其他國家加起來的專利占有率還不足6%。

統計顯示,2016年全球銷售排名前十大藥品中有7個生物藥,其中6個是單抗。而據權威預測,到2025年,生物藥將在全球賣的最好的100個藥里占據57個。這樣龐大的市場空間吸引了中外藥企的廣泛關注。

“美國目前批準的生物藥,一共是303個。中國到現在還是生理鹽水、葡萄糖賣的最好。”中國科學院分子遺傳學專家俞德超教授表示,今天我們有23個品種上市,23個里面13個是進口的,中國人自己造10個,且只有一個單克隆抗體是中國人自己發明的,銷售情況卻不容樂觀,目前83%的市場是進口藥的市場。

“生物醫藥所需要的技術與資金是個坎,不是誰想玩就能玩的。”俞德超此前曾公開表示,中國目前在生物藥方面的落后,首先是自主創新不足,其次是生物藥品質量欠佳,以至于到現在為止中國造的生物藥出口是零。第三個原因則是中國生物制藥產業規模小。

Endpoints News發布的2016年全球研發投入TOP15制藥企業排行榜中,Roche(羅氏)位居榜首,研發投入高達114.1億美元,排名15位的Takeda(武田制藥)研發投入為31億美元。如果將我國A股上市的生物醫藥企業看作一個企業,其研發投入總額只略高于排名第15位的武田制藥公司。

從研發投入強度看,美國生物制藥公司Celgene(賽爾基因)研發投入強度最大,研發投入金額約占其營業收入的40%,J&J(強生)最低,約占營業收入的13%。相比之下,我國生物醫藥上市公司總體研發投入強度普遍較低,最高僅為5.4%,其余領域均低于5%。

據俞德超介紹,“過去幾年中美國批準了48個新藥,基本上每個腫瘤都有1個至5個新藥上市。比如說肺癌五年前醫生只有3種藥可以選,今天醫生可以選十幾種治療肺癌的藥物。美國包括其它發達國家,腫瘤的發病率、死亡率都在直線下降。而中國則在上升,因為在全世界范圍內批準的40多個藥中,中國普通老百姓能夠用的著、買的起的藥很少。”

但這并不意味著中國整體的制藥規模小,俞德超表示,中國的制藥產業有8000億元,但其中99%都是仿造藥,沒有什么自主創新,而中國的高端藥品都是從歐美國家進口。他認為,生物醫藥牽扯到的不僅僅是產業經濟問題,甚至事關國家利益。

加強生物技術領域頂層設計

2月28日,由科技部牽頭,發改委、財政部共16部委組成的《國家生物技術發展戰略綱要》(以下簡稱《綱要》)編制領導小組第一次會議召開。這意味著《綱要》正式步入編制階段。科技部部長萬鋼表示,與建設世界科技強國的偉大目標、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戰略需求和當前生物技術迅猛發展的國際態勢相比,我國生物技術發展還存在著自主原創性成果少,關鍵核心技術仍受制于人,技術轉化效率低,產業化發展能力不足,生物戰略資源保護和利用不夠等問題,迫切需要從國家戰略層面統籌加強生物技術領域的頂層設計。

萬鋼要求,《綱要》編制要凸顯國家戰略意志,中長期布局,超前部署謀劃,引領跨越發展。同時,要技術創新與體制機制創新雙輪驅動,開放融合發展。為確保《綱要》成為我國生物技術中長期發展的戰略性行動指南,《綱要》編制將重點聚焦4個方面。一是科學研判我國生物技術及產業發展現狀;二是深入分析比較我國生物技術發展與國際先進水平存在的差距;三是明確經濟社會發展對生物技術創新的客觀需求;四是科學分析國際生物技術發展趨勢,確定我國未來主攻方向。

目前我國在醫藥領域的基礎研究進步很快,但與發達國家相比還有很大差距。俞德超認為,要想在基礎研究上取得突破,一方面需要國家持續加大投入,另一方面企業也要立足長遠,加快布局。

專家表示,我國的創新藥銷售障礙重重。我國每年上市的創新藥中,絕大部分銷售業績很差,企業很難獲利,在很大程度上導致創新乏力、仿制盛行。“創新藥的研發是高投入、高風險、長周期的高技術產業,企業只有通過藥品銷售獲得合理回報,才能有持續創新的動力和能力。”

有關專家表示,目前做創新藥的企業基本上是不掙錢的。如何改變做創新藥不掙錢這個局面,是目前促進創新最重要的一個環節。最近的醫保目錄,很多創新藥被納入,這對于中國生物制藥行業是非常好的信號。業內建議,中國資本市場應有支持自主創新的安排。國內一級市場已經形成了可以和美國比擬的環境,但目前的二級市場不夠完善。二級市場完善是中國創新藥發展必須要走的路。

本文轉自經濟參考報




我要推薦
轉發到
招财蟾蜍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