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座活人墓是怎么拆掉的(民生調查)

-回復 -瀏覽
樓主 2019-06-05 05:51:52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建興家園二手房

核心閱讀

在連片貧困地區湖北省通城縣,“人還健在,墳已修好”曾是常態,不僅引起攀比,而且侵占土地、帶來隱患。該縣下力氣整治陋習,一方面請黨員干部帶頭拆除“活人墓”,一方面加大宣傳普法力度,另一方面掐斷厚葬渠道、投資建設公墓、鼓勵生態殯葬。堵疏結合之下,該縣拆除“活人墓”900多座,并被批準為“全國殯葬綜合改革試點縣”。

86歲的老縣長羅華雄帶頭上山,拆了自己的墓。縣委書記熊亞平看了,長舒了一口氣,因為他知道,整治“活人墓”這事兒,能成。

人還健在,墳已修好。在位于幕阜山連片貧困地區的湖北省通城縣,這是常態。當地人有說法:“人到50歲,還不給自己修好墓,簡直是不可思議。”近年來,隨著生活水平提高,喪事重攀比、拼錢財,墓地占土地、講豪華的陋習,更是有所抬頭。

如何移風易俗,不讓“死人”與活人爭地?今年下半年開始,通城縣痛下決心,全面啟動殯葬改革,推行文明節儉治喪,拆除違法建設的“活人墓”900多座,成效顯著。近日,該縣被民政部確定為“全國殯葬綜合改革試點縣”,成為4個試點縣市之一。

土地資源不足

活人修墓成風

去年底,剛到通城就任縣委書記的熊亞平遇到了“窩心事”——通城修建“活人墓”“豪華墓”等喪葬陋習愈演愈烈,省委巡視組再次嚴令整改。

一下鄉調查,熊亞平被嚇了一跳:城郊省級森林公園錫山風景區,7400畝山林地,居然有895座“活人墓”比鄰而居!

“爹爹建,兒子建,連幾歲的孫子也跟著搶建‘活人墓’,簡直不像話。”在通城,不少干部反映,“活人墓”問題由來已久,造成的影響也已人所共憤,但“礙于習俗”,沒人敢動真碰硬地去整治。

熊亞平調查得知,當地修“活人墓”雖有上千年歷史可循,但中間幾度中斷。再度流行,還是上世紀90年代以來的事。近些年來,通城經濟有所發展,在攀比之心的作祟下,一些居民開始修建“活人墓”。由縣城而到農村,漸成風氣。

通城縣素有“七山二水一分田”之說,境內大部分土地都是山區,而且石漠化現象比較嚴重,土地資源并不充裕。“活人墓”遍地亂建,不僅蠶食土地,而且嚴重阻礙了項目建設。

伴隨修墓而來的,還有越來越鋪張浪費的喪葬儀式。

“一場喪事,少則五六萬元,多則十幾萬元,甚至幾十萬元。要知道,我們可是貧困縣啊!”熊亞平說,厚葬習俗帶壞了當地風氣,“生前不盡孝、死后盡哀榮”的思想蔓延,大家相互攀比喪事風光。而且每年都有因燒紙、焚香、點蠟、燃放鞭炮等傳統祭祀引發的山林火災。

通城縣民政局長、殯改辦副主任胡宜新介紹,據不完全統計,全縣每年約有3000人死亡,如果全部土葬,每年將有200多畝田地變成墓地。

一方面是死者占地,另一方面是活者搶地。“風水寶地”都想要,只能是“價高者得之”,因此最近兩年,在錫山風景區修一座10平方米大小的墓,要交“買地錢”近萬元。下葬時,還要交給周邊村民1.8萬元“抬棺費”。侵占國家和集體土地,違法亂建墳墓、出售土地資源,儼然成了一些人的生財之道。

干部帶頭拆除

媒體宣傳普法

今年5月,熊亞平在縣委常委會上提出殯葬改革的建議,立即引起爭議。“在絕大多數人眼里,拆別人的墓比拆房子還不能忍受。”

喪葬陋習必須改,違建“活人墓”必須拆,但也要避免激化矛盾,怎么辦?

“殯葬改革是個‘老大難’問題,群眾都在盯著黨員干部,黨員干部不帶頭,說不過去。”考慮再三,熊亞平決定跟修建了“活人墓”的退休干部談談心。

沒想到,一番推心置腹,不少退休干部當場表示支持縣委決定。

“我很慚愧,在位時沒有重視修‘活人墓’的危害,還給自己修了墓,現在理應帶頭拆除。”羅華雄在縣殯改辦副主任張登攀的攙扶下,來到錫山森林公園,指揮拆除了自己16年前修建的“墓”,并蓋土栽樹。

老縣長帶頭,引來不少效仿者。臨近的一座“活人墓”主人段耀龍,當場請求拆除自己花了3萬元修建起來的墓。隨后,張幼龍等8名副縣級以上退休干部也拆除了自己的墓。

通城趁熱打鐵,出臺規定:在相關部門強行拆除前,墓主自行拆除的,到馬鞍山陵園購買墓穴可享受5000元優惠政策。不到1個月時間,142座“活人墓”被主動拆除。

通城縣還組織近萬名黨員干部和群眾,現場觀摩錫山森林公園“活人墓”集中拆除行動,當天就拆除367座。

這些被拆除的“活人墓”,前有拜臺,后為墓室,中間有墓溝相連,一座墓占地少則十多平方米,多則五六十平方米。不少墓是用大理石修建墓門、墓柱、墓梁,有的還鋪了水泥地面,周邊砌著2米多高的護坡,墓門口擺著一人高的石獅子。

“這兩只石獅子,售價1.5萬多元,相當于我們縣不少農村家庭的全年收入。”現場負責指揮的通城縣縣長劉明燈說,為確保拆除行動有序進行,縣城管部門對每一座“活人墓”都進行了清查、甄別和登記,噴上了紅色的“拆”字。

在集中拆除之前的兩個多月里,通城掀起了關于文明喪葬的大討論。媒體集中宣傳之外,還發放普法手冊5000余冊,印制宣傳單2萬余份,在縣城各主要路口拉設橫幅標語、豎立警醒標識牌。

縱然如此,但仍有群眾不理解,有人甚至躺在墓洞里,阻止拆除。“我們現在是暫時止住了亂象。但移風易俗總歸是長期工程,急不得的。”熊亞平說,殯改工作向全縣鄉村鋪開,還有更多“硬骨頭”要啃。

如今,位于錫山森林公園的895座“活人墓”已全部被拆除,原地回填后栽上了松柏。

投資建設公墓

鼓勵生態殯葬

在投資1.2億元的通城縣馬鞍山公墓,普通葬、生態葬成了主推喪葬形式。這座占地300畝的公墓,20%為公益性墓位,20%是低價墓位,可基本滿足社會需求。

“一期建成3年,沒賣出去一個墓穴。這半年,卻一下賣了240多個。這說明老百姓的喪葬觀正在改變。”胡宜新說,選擇節地型公益公墓安葬,可節約用地90%以上。

為了引導群眾,馬鞍山公墓選擇在群山環繞之地建造。墓園在青松掩映間,如若生態公園。

8月,通城縣四莊鄉紙棚村出現了該縣第一例生態葬,縣殯改辦對死者親屬獎勵了2000元,并作為典型宣傳。隨后,第二例、第三例相繼出現,生態葬漸被接受。

為掐斷厚葬渠道,通城還組織民政、公安、工商等部門聯合執法,取締紙扎、木棺、石碑等封建迷信喪葬用品經營商家66家。

“今后,我們將對喪葬用品服務進行定期巡查,發現一家、查處一家、取締一家,絕不能讓封建迷信喪葬用品經營死灰復燃。”張登攀說。

此外,通城縣政府投資1500萬元,建成功能齊全的現代化殯儀館。每年補貼100萬元,對到殯儀館集中治喪的喪戶實行費用“五減免”。同時結合新農村建設,加快農村公益性公墓規劃進程。

在通城縣殯儀館,工作人員介紹:改革前,來集中治喪的寥寥無幾,而現在,館內三個廳幾乎每天都是滿的,且都實行火化。一時間,文明治喪新風在通城漸漸吹起。

今年10月,通城縣被民政部正式批準為“全國殯葬綜合改革試點縣”,成為湖北省唯一一個、全國4個榮獲此榮譽的縣市之一。11月,在通城縣雋水鎮油坊村,9座已建好的“活人墓”被拆除,3座在建的也被填埋。通城殯改正式向農村推進,預計用兩年時間全面完成。

(責任編輯:馬習習)
我要推薦
轉發到
招财蟾蜍怎么玩 传奇元宝商人有多赚钱 云南快乐十分每天开奖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河北时时怎么玩法 公式 青海快3第111505期开 三星彩票安卓 app投注 nba投注量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网 广西快乐双彩2018152 吉林快3专家预测豹子 河南22选5中奖规则 海南七星彩 种植梅花赚钱吗 中彩堂原创单双四肖八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