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三角投資分化: 浙江投資增速領先 不靠房地產

-回復 -瀏覽
樓主 2019-05-21 11:37:10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保利城二手房

  導讀  在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為負的情況下,浙江一季度固定資產投資能實現12.5%的增長,實屬不易。這說明在降低房地產依賴度上,浙江已經有了一定的方向,加大了其他產業的投資,特別是服務業、制造業、戰略性新興產業,這或許也是浙江最想得到的。  21世紀宏觀研究院分析師 何苗? 特約分析師 裴蕾  在江浙滬三地統計局近日發布的2016年一季度經濟數據中,有一項指標顯示出前所未有的分化——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今年一季度浙江的這項數字仍維持著2015年以來的負增長,為-1.7%,同期江蘇為7.3%,上海為12.3%。  作為占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超25%的投資項,浙江在這項數字上的負增長也令他的民間投資增速持續萎靡,一季度僅增長2.2%,比2015年同期下滑超10個百分點。  在人們的固有印象中,浙江是民營經濟大省,民間投資長期活躍,這樣的數字或許顯示出視覺沖擊,然而,21世紀宏觀研究院在對比江浙滬一季度各項數據并把分析的時間維度拉長至2012年以來的5年,不難發現,結論未必消極,甚至正好幫助了浙江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去庫存,降低房地產依賴度。  投資主體分化  在拉動一季度經濟增長的因素中,投資和房地產的身影在長三角兩省一市的數據中隨處可見。  從官方公布的GDP增速來看,盡管三地一季度都超過了此前設定的目標增速,但浙江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1個百分點,為7.2%;而江蘇只下降0.1個百分點,為8.3%;上海反而提高了0.1個百分點,為6.7%,與全國持平。  浙江經濟怎么了?除了外貿進出口的雙降,還有由于房地產開發投資負增長拖累的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比去年同期低4.5個百分點(雖然浙江這項增速仍然是三地最高)。  數據顯示,一季度江蘇固定資產投資10515億元,比去年同期增9.3%;浙江5424億元,增12.5%;上海1191億元,增8.4%。這其中,只有上海是從去年同期增3.2%一舉逆襲5個多百分點的。  進一步的數據顯示,江蘇和浙江的投資主體結構發生強烈的分化。  今年一季度,江蘇國有及國有控股投資2078.9億元,同比增長0.1%;港澳臺及外商投資1098.9億元,同比增長26.3%;民間投資占全部投資的比重為69.8%。而在2015年一季度,江蘇國有投資和民間投資增速分別為14.2%和13.3%,基本持平。而今年的數據傳遞出民間資本活躍的強烈訊號。  再看浙江,則是另一番景象。一季度,浙江全省民間投資增長2.2%,比去年同期下滑10個多百分點,國有投資增長31.5%。  浙江民間投資為什么下滑?  作為傳統的民營經濟大省,浙江民間投資為什么在這個時候出現萎靡?21世紀宏觀研究院認為,這應該與占浙江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近30%的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仍為負值有關。  在浙江的固定投資中,基礎設施投資對投資增長的貢獻率達到56.0%,制造業對投資增長的貢獻率為19.9%。而房地產開發對投資增長的貢獻率為-4.1%,下拉投資增速0.5個百分點。  一季度,當江蘇、上海均出現房地產銷售數據全線飄紅而傳導至投資端,使得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出現V形反轉。浙江的樓市卻呈現出AB面的冷熱現象。  一面是,一季度,浙江省商品房銷售面積達1480萬平方米,增長64%;商品房銷售額1661億元,增長83%,增幅同比提高49和73.5個百分點。  一面是,市場的回暖并未傳導至投資端,使得一季度浙江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為-1.7%,成為江浙滬唯一一個在該項數值上為負的省份。  再反觀江蘇和上海,在東部地區主要省、市中,江蘇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僅低于上海。  一季度,全國實現商品房銷售面積24299.2萬平方米,江蘇為2953.1萬平方米。也就是說,全國每賣8.3套房子,就有一套在江蘇。南京、蘇州等“強二線”城市樓市的火爆帶來的是土地市場的狂歡。  江蘇的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從去年全年的-1.1%直接扭轉為一季度的7.3%,上海則是從去年8.2%的基礎上再增至12.3%。經歷了2015年的大幅下跌到如今V形反彈的悲欣交集,江蘇一季度房地產開發投資占固定資產投資近20%,上海則達到了近70%。  在今年以來長三角喧囂的土地市場中,已鮮見浙江城市的身影。這其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21世紀宏觀研究院查詢近五年來浙江的房地產開發投資數據發現,從2012年到2014年浙江的該項指標一直是長三角最高,在一路高歌猛進后2015年增長-2.1%,2016年一季度增長-1.7%。  實際上,2009至2010年間浙江房價曾經歷過迅猛的上漲,甚至脫離了經濟基本面,所以含有較大泡沫成分。這導致2014年以來全國樓市普遍下行的時候,浙江板塊率先下跌,跌幅比較大。  有房地產業內人士認為,浙江當地經商較多,投資房產后又對資金效率要求較高,這使得浙江樓市呈現出一個“怪現象”:市場不好的時候其他地方至多不漲不跌,浙江卻曾出現過很大幅度的下跌。并且,浙江此前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一直高于蘇滬,供應量過大。  針對民間投資的不振,浙江省省長李強在近日主持召開的省政府常務會議上,要求切實提振企業信心,深化投資體制和投融資體制改革,充分激發民間投資活力。  其實,在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為負的情況下,浙江一季度固定資產投資能實現12.5%的增長,實屬不易。這說明在去房地產依賴度上,浙江已經有了一定的方向,加大了其他產業的投資,特別是服務業、制造業、戰略性新興產業,這或許也是浙江最想得到的。  工業投資分化  一季度長三角經濟另一個“硬指標”工業方面,江蘇顯示出回暖向好的狀況,特別是蘇州民間工業投資、制造業投資(1-2月這兩項投資增速分別同比提高26.7和30.3個百分點)等多項數據一改去年同期的頹勢,實現正增長。  從江蘇全省來看,一季度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7.7%,工業投資占固定資產投資比重超過50%。  上海的工業則沒有那么樂觀,這也是目前上海的一塊“心病”。一季度長三角工業投資中,僅上海增速為負,相比江蘇5413億的工業投資額,上海一季度工業投資僅150億,下降11.3%,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下降3.1%,六個重點行業工業總產值下降3.2%。  也正是注意到工業持續下行的趨勢和為了避免一些國際大都市出現產業空心化的問題,上海在“十三五”規劃建議中,首次對制造業占比提出要求:“十三五”時期,上海制造業比重將力爭保持在25%左右。  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近期的一份報告認為,一季度上海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提高,主要是房地產投資拉動,這種短期的需求側刺激支撐,可持續性值得懷疑。  不過,一季度上海第三產業比重達到全市生產總值的70.6%,這也是上海歷史上第一次三產占比超過70%,標志著上海以服務經濟為主導的產業格局邁入了新的階段。

我要推薦
轉發到
招财蟾蜍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