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為避免國有資產流失 出臺沒收違建細化規定

-回復 -瀏覽
樓主 2019-06-20 21:03:08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信華城市花園二期

  為加快消減存量違建等難題,根據11月7日晚間深圳市公布的相關文件,深圳將對沒收違法建筑的執行和處置采取一系列具體措施。且規定違建被沒收后,法律層面上已轉化為國有資產。  這是今年下半年以來,深圳為解決農村集體所有土地變成國有土地后所遺留的一系列歷史問題的最新解決方案。避免國有資產流失  

“避免國有資產流失是開展沒收的違法建筑處置的重要目標,是沒收資產處置首要原則。”在這份由深圳市規劃和國土資源委員會(下稱深圳規土委)公布的名為《關于做好沒收違法建筑執行和處置工作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的文件中稱,“直面問題、勇于擔當、痛下決心、動真碰硬,破解沒收違法建筑的執行和處置難題,拓展城市發展空間,提高城市治理能力,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和城市公共安全,促進經濟社會健康可持續發展。”  

在一同公布的相關解讀中,深圳規土委稱:此前國家的一系列相關法規對違法建筑物等的接收部門、接收程序、接收標準、后續處置等均未作細化規定。深圳在參照相關法規及本市實際的基礎上,提出了沒收違法建筑的執行定義和要求,并在《指導意見》中規定了指導思想和原則、執行措施、沒收資產處置及保障四大塊具體內容。  

其中,深圳將沒收違法建筑分為“非法占用國有土地上違法建筑”和“未完善征轉手續土地上違法建筑”兩種情形,并分別給出了相應的處置方式;而在沒收處置過程中,各區政府(新區管委會)為牽頭組織單位和主體責任單位,市、區財政主管部門是沒收違法建筑的接收單位。  

“從根本上解決沒收違法建筑執行和處置難題,通過征收、出讓、參照利益統籌等多種方式完善土地征轉手續,構建土地開發增值利益共享機制。探索通過納入人才住房和保障性住房體系,納入土地整備、城市更新項目,納入產業用地、養老服務設施用地等多種路徑予以處理。”《指導意見》稱。  

在執行程序上,行政處罰決定書生效后,當事人對行政處罰決定逾期不履行的,作出行政處罰決定的規劃土地監察機構應當向當事人發出催告書。當事人法定期限屆滿不起訴又拒不配合移交或者申請行政復議、提起行政訴訟,行政處罰決定被維持、訴訟請求被駁回的,由作出行政處罰決定的規劃土地監察機構依法申請法院強制執行。

政策銜接考驗  

對于此項新政,深圳當地的解讀聲音較多。目前各方關注的焦點主要有二:其一為此項新政如何與此前的一系列政策相銜接;其二為會不會因政策“一刀切”力度過大帶來新的難題。  

對于深圳土地的利用模式,長期關注土地問題的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劉守英此前曾有過分析:上世紀90年代以來,深圳采取了“雙軌并進”的城市化進程:一軌是政府統征、出讓土地主導的城市化;另一軌則是農民一直在自發利用土地參與城市化進程。  

在這一過程中,深圳大量的土地利用方式曾被政府認為是不合法的。在2004年時,深圳曾試圖以全部土地的國有化來打通這兩個進程。  

據《財經》雜志此前報道:國家相關主管部門曾對深圳的這一做法持反對意見,并在2004年下半年派小組赴深圳專項調查。最終,深圳“農地轉國有”試驗以“特例”獲得默許。而相關調查報告也指出,此舉“不宜模仿”,“下不為例”。  

因諸種原因,此次改革并未能夠徹底解決集體所有土地國有化后的權利構建問題。  

例如,在2004年統轉時,深圳采納的標準仍沿用以往較低的統征標準。因此,原村民及其基層組織紛紛抵制,并在自己實際可以控制的土地上“種房保地”,形成違建和搶建高潮。“違法建筑”也逐漸發展出了包括“統建樓”在內的多種形態。  

學界進行相關研究時,則大多將此類“違法建筑”稱之為“合法外利用土地”。就其規模而言,2016年6月時,深圳市某位相關部門的官員則在一次主題論壇上透露:在深圳的住房結構中,手續完善的住房只占37%,歷史違法建筑、法外建筑比例高達63%。  

如何合理地與實際占用者進行土地利益切分,將這一系列建筑納入合法化軌道,成為深圳至今一系列與之有關的改革所試圖化解的核心難題。  

2009年5月,深圳市人大常委會曾發布《關于農村城市化歷史遺留違法建筑的處理決定》,旨在一攬子解決所有農村城市化歷史遺留違法建筑,將不同時期、不同類型的違法建筑全部納入處理范疇。其要求在普查基礎上,對全市違法建筑采取確認產權、依法拆除或者沒收、臨時使用等方式分期分批處理。  

除持續增強的違法查處政策,深圳市在隨后的數年中,一度加強了存量土地的二次開發政策創新,其主要可劃分為“一個基本手段,三種政策工具”。  

其中,一個基本手段是土地確權,三種政策工具則分別是城市更新、土地整備(綜合運用收回土地使用權、房屋征收、土地收購、征轉地歷史遺留問題處理、填海造地等多種方式,對零散用地進行整合,并進行土地清理及土地前期開發,統一納入全市土地儲備)和城市發展單元(整合了前述兩種工具,并將其融入到規劃的編制、實施整個過程中,一次性解決城市發展單元劃定區域的所有問題)。  

但在實際的操作過程中,則因利益博弈等一系列問題,這些工具的效果并不十分理想。  

今年9月中旬時,深圳規土委亦曾發布《深圳市政府關于農村城市化歷史遺留產業類和公共配套類違法建筑的處理辦法》(下稱《辦法》),稱從10月10日起該市將施行新政:符合特定條件的歷史違建,可直接申請為商品性質房地產;不符合特定條件的生產經營性歷史違建,則可按照申請辦理為商品性質時市場評估地價的50%補繳地價;商業、辦公類歷史違建,按照申請辦理為商品性質時的市場評估地價補繳地價。  

此舉雖未涉及住宅類小產權房,但依然被不少人視為在將“不合法的事情合法化”這一敏感問題上小心翼翼地撕開了一道口子。  

與之相比,此次《指導意見》則分別對國有土地上及未完善征地手續土地的沒收違法建筑分別給出了處置意見。其中,前者為責令退還土地或依法無償收回土地,后者則分別為征收、出讓及統籌。  

通過強制采用這一系列旨在“避免國有資產流失”的方式,深圳是否能一舉解決困擾其多年的“政府拿不走、村民用不好、市場難作為”的難題?相關各方仍在觀望之中。(《財經》雜志)

我要推薦
轉發到
招财蟾蜍怎么玩 为什么蛙来哒赚钱 水果拉霸app下载 蔬菜水果店赚钱吗 上海时时彩走势图彩经 AG海底漫游基本走势图 3d五码组六遗漏情况 1000炮金蟾捕鱼机 福利彩票开奖17121 稳赚包平特一肖三期最少开一期 六肖中特期准免费资料中特网 万通彩票网址 pc蛋蛋预测源码 澳洲幸运5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数据 pk10精准7码计划 必赢真人龙虎斗注册